《我的前半生》,其实是一部《女人的觉醒》啊

2017-07-18 晚睡 彬彬有理 彬彬有理

 

《我的前半生》,其实是一部《女人的觉醒》


作者:晚睡   来源:wanshui01

 

亦舒的小说《我这前半生》,被内地改编为同名电视剧,看了几眼,感觉被处理成了混杂着全职太太、出轨背叛、刁蛮大婆、隐忍小三的家庭伦理狗血剧。

 

 

 

尤其是马伊琍扮演的子君这个角色,实在是太不讨喜了。

 

比如她趾高气扬地对售货员说:“小姑娘,你还没结婚吧?等你到了我的年纪,我的处境,你就会知道,相对你的婚姻你的家庭,教养是完全不值一提的东西”——足够令人对女主人公子君心生嫌恶,倒霉简直是活该。正如剧中闺蜜的男友贺涵吐槽:“谁要是娶了这样的老婆,没有外遇那才是奇迹。”

 

 

吓得我赶紧翻出原著压压惊。作为亦舒铁粉,这本书看过很多次,原著中子君不是这样的,她至始至终都保持了体面,即使在最心慌意乱六神无主的时候。

 

亦舒对子君的态度有批评,也是悲悯,借子君的婚变,她写的是一个女人的成长和女人的觉醒。

 

 

子君作为全职太太,一直过着非常幸福和优裕的生活。她的家庭很完美,丈夫涓生是个医生,温柔体贴,收入又高,一儿一女,全都乖巧听话,偶尔的烦恼不过是女儿青春期开始发育了要买新内衣、佣人不肯同菲律宾工人一起睡这样鸡毛蒜皮的小事。

 

她对生活全盘不设防,妹妹子群同她说起谁谁离婚了这样的事情,她也骇然,觉得不可思议。母亲提醒她要看紧男人一点,多陪涓生一些,她觉得全都是多余。她自问已经做到了一个好太太的的全部内容,家里大大小小的事都是她在操心,外出应酬,她永远是最美丽得体的那一个。

 

她也是和涓生吃过辛苦的,所以享受起来也是心安理得。孩子上学了,她得闲了,出去做美容,逛商场,不断地买买买,享受得紧。

 

想到自己的朋友还需要在职场拼杀,她隐约生出了同情和优越感:

 

这时唐晶大概在开会吧,扯紧着笑容聚精会神,笔直地坐一个上午,下班一定要腰酸背疼,难怪有时看见唐晶,只觉她憔悴,一会儿非得劝劝她不可,何必为工作太卖力,早早地找个人嫁掉算了。

 

被生活保护得太好,她很天真,亦不解人间疾苦:

 

缓步走到置地广场,有时真怕来中环,人叠人的,个个像无头苍蝇,碰来碰去,若真的这么赶时间,为什么不早些出门呢?

 

丈夫涓生一再想和她谈话,她一副漫不经心,满心想的都是自己的事,从早晨推到中午,中午又同朋友吃饭,忘了这档子事,等晚上终于见到了,又是顾左右而言他,涓生终于忍耐不住,给她一个晴天霹雳,“我只有一句话说,你听清楚了,子君,我要离婚。”

 

她以为自己在做一个噩梦,但涓生去意已决,决心分居搬到情人家里去。这又像一个炸雷在子君头上炸响,她竟然不知道他在外面有人了,这让涓生都觉得稀奇了,“天呀,全世界的人都知道,连安儿都知道,这孩子没跟我说话有两三个月了,你竟然不晓得?我一直以为你是装的。”

 

她真不是装的,她只是活得安全、笃定,在自顾自的幸福中日渐变得麻木。

 

没有哪颗心是在一夜之间改变、溃烂,征兆到处都在,不想看的人就看不到。涓生对她不满已经几年了,“我在家中得不到一点温暖,我不过是赚钱的工具,我们连见面的时间都没有,我想与你说话的时候,你总是在做别的事情:与太太们吃饭.在娘家打牌……”

 

她忽视了所有的线索和眼色,直到谜底彻底摊开在自己面前,才恍然大悟。回头看,发现自己竟然错过了那么多提示。

 

男人变心总会为自己找到理由,但子君对这一切都毫无察觉也真是失败。

 

 

 

随着电视剧《我的前半生》的热播,很多人把子君的婚姻失败解读为全职太太所面临的困境。

 

其实亦舒所要表达的并不仅如此。

 

活得太蒙昧,认为婚姻就是一劳永逸的选择,毫无任何风险意识,才是子君身上最大的问题。

 

子君从未真正成长过,嫁给了涓生,她连自己生命的意义都一并托付了。是的,她做了很多太太该做的事,但做人,她是浑浑噩噩的,毫无目标,遇到什么烦恼和挫折只管“涓生涓生”地大喊,然后涓生就来救她于水火。

 

涓生不仅是她的丈夫,还是她的救世主和拯救者。

 

连十二岁的女儿都比她成熟,觉得她在坐享其成,语带讽刺的说她,“每个女人都会生孩子。”

 

全职太太是子君个人的身份,而现实中,职业女性也可能犯这样的错误。

 

很多人以为婚姻可以靠一辈子,结婚了感情就进了保险箱,自己只管躺在功劳簿上睡大觉,完全放弃了自我成长,结果一旦婚变就惊慌失措,如世界末日一般的惶恐。“这种事怎么会发生在我身上?看别人离离合合,习以为常,但怎么会发生在我身上?”

 

朋友唐晶劝子君离婚,“你的生命长得很,没有人为离婚而死,你还要为将来的日子打算。”她崩溃大哭,离婚对她来说,比死都难受,因为从未设想过生命还有这样的选项。她已经将自己的人生用吸盘附着在男人身上,她一直以为努力做个完美的妻子,人生也会变得完美。

 

当女人太高看男人,男人往往就会生出事端。

 

完美的生活剥落了外面的油彩,露出了真实而残酷的本来面目。谁能管得了谁的一辈子呢,男人没那么伟大,他们担当得不耐烦了,就会另生枝节。

 

子君在唐晶的帮助下,搬出史家,重返江湖。每天早九晚五的去挣那原来根本看不上的一份月薪,她终于看到了生活更多真实的一面。势利的同事,苛刻的老板,拍马屁的小职员,曾经她活在云里,现在她落在泥中,要和这些人在一起争一口饭吃。

 

丢掉拐棍向上爬太难,子君依旧习惯着靠别人,涓生靠不住了,就靠唐晶。唐晶叹息:

 

子君,你的毛病是永远少不了一个扶持你的人。涓生走掉,你抓住我,现在我要走,你同样的伤心。子君,你凡事也分个轻重,这样一贯地天真,叫人如何适应?

 

这是女人的通病,即使经济无忧,内心也难免凄惶,总是忍不住要找一个依靠的对象。

 

所以亦舒残忍地对待子君,让她在完全没有任何心理准备的情况下被男人抛弃,然后丢到已经阔别很久的社会上,接受各色人等的踩踏和挑剔。在她软弱的时候,继续安排前夫再婚、朋友远走、女儿出国、儿子留在旧家,人人都在离开她,人人都要离开她。

 

只因为她相信,女人的能量被安稳的生活遮蔽了,女人有能力摆脱寄生在男人身上做附庸的命运,但前提是必须让她跌倒、匍匐在地,重伤流血,被拿走一切,然后才能生出足够的勇气和斗志。

 

子君逐渐活得不一样了,她不再忙着做别人太太,才开始意识到要培养一些爱好,阅读及美术成了她的业余嗜好,书法、剪纸、木偶或插花、法文、德文,乱七八糟的什么都学。这令她快乐,一种完全脱离了他人的真正自我愉悦的快乐。

 

过去太天真,后来学会了理解别人。子君将人情世故,世态炎凉看个透,为了生活,有些委屈她忍得心甘情愿。

 

 

几番挣扎沉浮,子君收获了一个更加强大和有趣的自己,再不像从前那样面目模糊。即使涓生重新来求她复合,也被她拒绝:

 

一年多来我见识与生活都增广,又能赚到生活,他不再是我的主人、我的神,我不必回头,这一仗打到最后,原来胜利者是我,我战胜环境,比以前活得更健康。

 

这不是肤浅的报复,而是她的世界已经不再局限在男人身上,她甚至连报复的热情都没有:

 

最佳的报复不是仇恨,而是打心底发出的冷淡,干嘛花力气去恨一个不相干的人,过去的事不必再提。

 

之前打死都不肯放手的男人,后来在她的眼中看来不过如此,“整个人旧垮垮的,一点新意也无,头发很腻,衣服很花。”以前是当着情人抱怨她,“我的太太不理解我”,后来是当着前妻抱怨情人,“再婚也就那么回事。”

 

她有一种沧桑感,30几岁的人已经活得恍如隔世,因为原有的生活轨迹被拦腰折断:

 

我的前半生可以用三数十个中国字速记:结婚生子,遭夫遗弃,然后苦苦挣扎为生。

 

但走过了,才知道,失婚哪里有那么可怕。男人这种生物,你给他面子,他才变得重要,你不给他这个机会,自己默默擦干眼泪站起来,厚着脸皮活下去,他就什么都不是,甚至不如一碗冰淇淋所能带给人的快乐更多。

 

男人抛弃了女人,就是胜利者吗?生活那么难,每个人都在挣扎活下去,每个人都有自己需要应付的人生功课,谁顾得上谁许多?不将男人当做一个拯救者,看到他们的脆弱、无知和不堪,大家平等地互相打量,什么气,什么恩怨都平了。

 

 

子君爱上泥塑,因为她觉得这很像命运:

 

命运对人,如双手对陶泥,塑成什么就什么,不容抗拒。

 

和小说中一样,现在的社会也在过度夸大婚姻对于女人的重要性,失婚好像就是人生末日一般。其实有些女人的成长,真的需要一次婚姻失败来催生,不拿掉这层庇护,她们就永远不知道自己是谁,自己的生命有多大的潜力。

 

一条命运线走不通,换一条命运线去走。女人不应该害怕自己身上有故事,有故事的女人生命才更有看头。

 

历经挫折,流过那么多眼泪,子君终于明白,最好的人生态度不过是水到渠成,“一直向前走,碰到什么是什么。”

 

这是一个女人的觉醒。

 

关注彬彬有理

彬彬有理 在线客服系统 在线咨询